移动版

险资举牌今又来 后发制人有'升'机

发布时间:2019-12-14 15:57    来源媒体:金融界

3年前险资举牌潮让人记忆犹新,后来一度演绎成为一场有关金融资本和实体经济之间的争论。3年过去,险资举牌是否会重现众多概念股批量大涨的走势,或者仅仅是个别股票的单打独斗?笔者认为,虽然险资长线买入A股还有很大空间,此次举牌也带来个别公司股价连续大涨,但今年的举牌行为和3年前存在一定的差别,投资者在追随险资买股力图富贵“险”中求时还需要做好风险防控,后发制人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与3年前举牌的不同之处

从近期险资举牌的操作手法来看,并非通过二级市场直接买入进行举牌,除了通过网络平台拍卖取得股份外,还有则是通过受让关联方持有的股份实现,这和3年前普遍通过二级市场买入股份实现举牌有很大不同。

近年来许多举牌的险资也存在类似现象,买入股份不一定通过二级市场交易实现,采用的方式更加多元化。比如,此前中国人寿持续举牌万达信息,就采用交易所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场外受让大股东持股等多种方式实现;近期中国太保旗下的资管公司,也是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实现对上海临港的举牌,更早之前中国人寿也是通过参与定向增发实现对京能电力的举牌。相比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卷起千堆雪”,这些场外增持股份的方式“润物细无声”,并不会给二级市场的股价带来直接的资金流入,反而可能因为未来限售期满解禁而造成抛压,股价的长期表现更多取决于公司基本面及市场对其所处行业的认可程度。

目前和3年前险资举牌的情况还存在许多不同。比如,目前举牌的主力军是中国人寿、中国平安、中国太保等大型险企,而3年前频繁出手的中小险企则活跃度大幅降低;其次,举牌的对象也不像3年前主要集中在传统产业公司,科技股也被纳入举牌对象,显示科技股已经被险资列为长线持有的品种,内在价值获得更多的关注;第三,举牌对象除了A股之外,H股也出现不少案例,如中广核电力、中国金茂、申万宏源、中国太保的H股都曾经被举牌,说明低估值的H股获得更大程度的重视。

这些特征也说明,和3年前相比,如今的险资举牌炒作成分更小,更注重举牌标的长线投资价值,这也是A股向成熟市场迈进的必然结果。

事实上,险资参与A股还存在较大的提升空间,“估值安全,险资抢钱”是险资参与A股最大的理由,在全球利率走低的大背景下,险资需要为手上巨额资金寻找出路,股息率高、价值低估的蓝筹股必然成为长线资金流入的对象。海通证券此前的研报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险资持股规模占A股自由流通市值5.6%,低于同期公募基金的8.6%和外资的7.4%。而相关会计准则也决定了险资参与股市更重视估值和股息率,股价波动带来账面的损益更多影响的是净资产而非当期利润。因此,未来险资参与股市的主流,还是以低估值、高分红的蓝筹股为主,博弈短期价差只是“非主流”的投资行为。

四类险资重仓股有“升”机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险资举牌也未必是股价长期上涨的票房保证,在受到消息刺激短线大涨之后,举牌股的中期走势出现较大的分化。从3年前举牌的情况来看,走出上涨大牛行情的有格力电器、万科A、伊利股份等,中期大箱体震荡有中国建筑、华夏幸福、浦发银行等,出现下跌则包括了农产品、吉林敖东等。在下跌的案例中,比较典型像2013-2014年被生命人寿举牌持有至今的农产品,举牌期间股价走势牛气冲天,但如果没有及时在牛市高位出局,目前价格已经大幅回落,跌破举牌买入的均价(见附图)。

因此,投资者在参与特别是追高相关概念股的时候,需要做好风险防控,结合技术面和基本面进行波段投资,针对股价尚未明显反应的品种“后发制人”,或许是比较好的选择。笔者重点观察以下四类险资重仓股的机会:

1.险资新进型。三季报险资大举增持的低位低估值品种,在近期险资举牌消息影响下,这些没有明显反应的公司可望被挖掘价值,未来也不排除险资有进一步增持的空间,如蓝光发展、三友化工、天地科技、东阿阿胶等;

2.险资被套型。主要是历史上险资买入多年被深套、估值较低的品种,投资者如看好其长线投资价值,现价买入形同抄底险资,具备更高的安全边际,如京能电力、辽宁成大等;

3.潜在举牌型。一些险资已经买入、持股比例较高,同时大股东占比较低者,未来不排除进一步增持带来控股权变更的可能,成为股价上涨的催化剂,如鹏欣资源等;

4.价值重估型。此次南宁百货大涨带来外溢效应,将会产生对商业股估值的再发掘,此前也有多家商业股像大商股份、欧亚集团、合肥百货等都已经被险资收入囊中,其他商业连锁板块中估值较低、股权比较分散的品种如鄂武商A、南京新百、王府井、宁波中百等,都存在价值重估的可能。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